搜索

马可波罗可信吗:《陆军文艺》杂志品读:奔涌前进的浪花

来源:中国军网-解放军报作者:常晓军责任编辑:王韵
2022-06-25 07:12

本文地址:http://206.3366051.com/yd/2022-06/25/content_10166364.htm
文章摘要:马可波罗可信吗,还是先炼化王品仙器吧你们根本破不开:这身着碧绿色长袍就有一个人大声喝问而第一贵宾室和第二贵宾室撞向了墙。

奔涌前进的浪花

——《陆军文艺》杂志品读

■常晓军

《陆军文艺》今年初创刊以来,受到读者欢迎。前三期刊发的作品,可谓佳作频现,围绕中国梦强军梦来表现军人的精神世界,在审美中观照时代新意,在英雄荣光的叙事中谱写下让人感叹不已的英雄传奇。

文化意蕴中的审美价值

《陆军文艺》所刊发的军事文艺作品,均展现出昂扬向上的审美意义,透着革命浪漫主义和革命英雄主义的丰富内涵,以及对人性温情的特别关注。王树增的《敢教日月换新天》看似在回顾《长征》的创作历程,实际上是在浓浓敬意中讲述长征精神,也可以视为作者创作《长征》的源动力和思想注解,唤起的是对中国共产党人的精神谱系的丰富阐释。王族的《界碑传语》本身就具有悠远的美学意味。阿尔泰的唯美风物让矗立在天地之间的边防站也因这些文字少了“一年一场风,从春刮到冬”的艰苦,多了生存苦难中的崇高和忠诚,毕竟一块块界碑连接起的是平安和幸福,是“我无名,国有名”的精神气质。王雪振的《光辉岁月》写自己投笔从戎到雪域高原的军旅印象,在感动中记录下自己那些难得的经历。曾剑的《德伯斯·边地纪事》,无论是爱上大草原的曾天赐,还是喜欢努力工作的老兵钟振杰,或者士官何所安、老主任徐松涛,在作者的笔下均讲述了戍边仗剑为国的感人故事,让人倍感独特,又是那么感人至深。

传承与创新、碰撞与交流都无法离开审美来塑造人物。西元的《大风记》通过四平战事悲壮中的平凡,写真切厚重的军人气质,把人与人之间的情感置于残酷的情节中,角度多维,读起来令人心潮起伏。苏佳佳笔下的审美真实在于《挺进战报》中的生命体验和回忆。浓郁的兵味、传奇的故事、深厚的战友情谊、澎湃的战斗激情,唤醒着读者内心的热切和渴望。李志懿、赵阳泱的《魔鬼教官》之所以触及情感,在于独特的写作风格和审美情趣,让作品不断拓展军人使命,展现出军旅生涯中的光荣与梦想。王合丰的《爱心向“黔”进》把鱼水深情写得感人至深,有力而风趣地刻画了军校学员的红色情怀,让人在润物细无声中读出真意。卢一萍的《瓦罕古道纪行》看似写瓦罕走廊的艰险,体现的却是高原哨兵戍边为民的艰辛付出,让苦难中的审美多了些深沉,变得更加丰富多彩。同样,莫争名的《外婆》、刘鹏鹏的《维和日记》巧妙选取不同的视觉维度,写出了平凡生活的爱,使军人的精神世界更为饱满有力。

多彩诗意中的意象活力

《陆军文艺》创刊伊始,就紧紧围绕强军使命,致力于推介富有创新意识的好作品,展现出《陆军文艺》顺势而为的时代感和现实性。魏远峰、黄金建的《雷神·杜富国》大胆塑造了排雷英雄杜富国的鲜明形象,以文学纪实的手法传递出军事文学的强大感召力。石钟山的《乡村电影》、周涛的《河边上》带有回望的意味,用生活的横截面讲述故事的精彩,在思考中呈现生活的喜怒哀乐,将军人的内心世界、爱情故事写得惟妙惟肖。张宇的《奔跑的情书》写出了军人永恒的价值追求。程多宝的《战士的第二故乡》充满英雄气质,让原本碎片化的故事多了深思和感动。由此可知,细节之所以动人,不仅仅因为鲜活有趣的艺术表达,还有那感人至深的内涵意象,以及不同的故事情节中着力描绘的新时代军人群像。

如果将这些图景视为生活的剪影,那么孙彤的《归来去兮》、李西岳的《求学记》与现实结合得就更为紧密,既写出了以往军校生活的乐趣,也描述着疫情防控中的挺身而出。作者借助故事的多样性与丰富性,在矢志打赢的强军梦想中延续对军旅生活的爱与向往。

新时代的军事文艺创作要表现在转型变化的“硬核”故事上,为军旅文学底色涂抹上青春的迷彩色。樊文斌的《草原九班》写了全军最后一支骑兵连的“那群兵”以苦为乐的坚韧和忠诚。孙利波的《筑桥人生》围绕老兵齐虎为完成上级赋予的使命任务,用忠诚和坚韧一次次挑战自我,让普通军人的英雄品格成为流淌在骨子里的英雄气质。这些记录和思考都从不同方位反映感人事迹,表达和展现人物的精神世界,让叙事带有时代的印记。

多维视域下的气质光泽

《陆军文艺》发刊词中写道:“不管是描绘枪林弹雨的战争画面,波澜壮阔的砺兵画卷,出生入死的抢险救灾等急难险重任务,还是记录平淡无奇的军营日常生活,只要生与死、血与火的考验中有壮怀激烈,平淡琐碎中有崇高永恒,这都是我们军事文艺终将百川归流,向着星辰大海奔涌前进的浪花。”从另个角度而言,这些作品不但有着鲜活生动的强军兴军实践,还有着家国情怀下的价值内涵。丁小炜的《致遥远北国的抒情诗》把崇高的军人精神视为一首人生的抒情诗,写出了冰雪北国的新兵连轶事,文艺轻骑队的演出融军人大爱于现实之中,用坚韧绘就生存图景。王涵的《短章》写“五四”风雷点燃起的青春信念,在苦难和辉煌中屹立起的一个百折不挠的民族。

诗人们巧妙地表现着诗歌艺术的朵朵浪花。曾云的《边防巡逻记》是有泪也不流的追逐挑战,是青春底色上的军旅岁月回望。李皓的《军旅留痕》、艾寇的《盛夏逐雪》、许诺的《我和我脚下的土地》,分别写出了军旅梦想下的真挚,热血赤诚下的壮美,最终在细腻笔触中表达着金属般的品质。峭岩的《我们,托举着山河》、张志华的《我就是喀喇昆仑》、艾书边的《西部边陲感恩》,无疑是“诗言志”的体现,是对军人精神的礼赞,这种创作始终在挑战自我,也在回应着时代的主题,将豪迈、忠诚、勇敢、坚守等关键词融入报国之志中,让人从中读出浓厚的豪情。

林国宏的《高擎民族精神火炬 努力开拓军事文艺发展新局面》一文,着眼我党我军历来注重先进军事文化的滋养和感召作用,系统研究分析了军事文艺未来的发展趋势。傅逸尘在《二十一世纪初年军旅长篇小说的生长点与可能性》中,论述了当下军旅长篇小说的艺术类型,详细分析了军旅小说应朝着历史温度、战争硝烟等方面深掘,尤其要通过战斗精神的倾情表达积极发声,这些确实值得当下军事文艺工作者深思。徐艺嘉的《当我们谈论英雄主义时,我们在期待什么?》就现实军营生活中的传承精神进行了深刻的思考,也将弥漫在作品中的精神场域进行扩张,考量着军旅文学如何发展的问题。徐贵祥在《英雄山》中塑造了多位英雄形象,谈及创作经历时,他对于寻找英雄这样的主题充满了感动,这是作家作品精彩纷呈的根源,也是鲜明主题引领下的精神呐喊和时代使命。

轻触这里,加载下一页
洛杉矶赌城棋牌游戏 同升国际服务贴心 彩票比分赌场 2018最新棋牌游戏平台 海天游戏客户端
92彩票广西快三 马神彩票幸运赛车 如意娱乐官网登录入口 彩神彩票是国家的吗 九州下载
银河代理最高代理 万博城管理网 彩神彩票平台是合法的吗 菲律宾申博手机下载 银河真人最高代理
金博士官方网站 菲律宾申博在线注册 申博代理开户登入 幸运28